主页 > T迈生活 >老学混与不耻下问 >

老学混与不耻下问

老学混与不耻下问
前天在网路上看到友人传阅一篇《Business Insider》的社评,内容大意是批评现今大学教授在课堂上滥用Powerpoint教学,使得讲课无聊乏味;另外又指出,此举将複杂的概念简单化,等同「鸡精笔记」,令学生变得怠惰,不再翻阅参考书。身为在大学混了近十载的「老学混」,笔者得说句老实话:前人说的「书缘」, 不单是佛教概念,亦是真有其事。有无Powerpoint都好,会翻参考书的学生,自会去翻 ; 不会翻的,再空闲也不会去翻书。然而前述之文章,也不是无的放矢 - 将Powerpoint衍生的教学模式从大学校园撤出,绝对是一件好事;非怕学生不主动去图书馆翻参考书,而是不欲令口头论理的传统在大学里消弭。

从无Power不成Point 到个人演讲一展口才


笔者早于小学时已接触这个电脑软件。在课堂上做汇报,首先不是讲开场白,亦非背诵报告内容,而是打开已準备好的Powerpoint - 自那时起,「无Power不成Point」成了我等学子的治家格言。考入大学后, 教授都在汇报评分写上visual aids一项,此举暗示了使用苹果电脑的同学,其投资至少得到一分作为回报(惜当年为了荷包君之性命安危,笔者未有购置)。后来赴欧进修,方发现欧洲的大学不单绝少使用Powerpoint,连简短的讲义亦欠奉。学生习于在口头汇报时一展口才,故毋须电脑辅助,却是结构清晰、逻辑完备。印象中有位口吃的同学,并无因口齿不清而改交书面报告, 反而花了一小时,吃力地读完十页讲稿。当时心想,在香港,大学的口头报告一般限于10至20分钟内完成呀,这位同学若换了在港求学,肯定十分痛苦。

在法国,硕士课程会要求学生做一次长达30分钟至45分钟的exposé(即presentation),但同学们习惯延长汇报时间至一小时(或更长),好让大家在中途发问或发表意见。表演慾较强的学生,更会为此精心打扮,或于演说时略加抑扬顿挫,甚有台风。几年前与同于巴黎留学的香港朋友谈起此事时,还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- 一场汇报得花上半节课的时间,果真有那幺多真知灼见 ? 笔者每回预先演练, 读到半途时喉咙已沙哑;即使準备妥当,还得润饰讲稿,修正文法。而汇报前一晚大有可能紧张得睡不着,担心自己听不懂教授与同学之提问......翌日只得挂着一对大眼袋,满脸痴呆的上阵。

因入乡随俗故,笔者不细究原因,只照办主碗,一次又一次地完成口头汇报,渐渐忘却了文首那句治家格言。幸而纵有词不达意,同学与教授亦不至一脸惘然(即使有,亦留意不到)- 紧张关头,一心只想完成工作,哪有空闲留意观众表情?年复一年令笔者开始相信,只要有一张嘴,没甚幺话是说不清、听不懂的。这种想法来自能力还是阿Q精神,至今仍是个谜。

口头考核 训练逻辑思维

为何法国人这幺爱说话?为何这个民族如此喜欢强人所难?种种问题,答案都在古代文学。在古希腊,言论自由体现了雅典的民主精神,而利用语言技巧去游说或击败对手之修辞学,既应用于政治游说、法庭辩论,也是教育的重要一环 - 在古希腊、古罗马两大文明体系里,同样举足轻重。当时的贵族子弟,在学校学写字(即刻字)之同时,亦须学习运用不同的逻辑公式组织论点,围绕既定主题去演说。十六世纪的欧洲,所有学术考核皆为口试。教授向学生提问,后者不单要为自己支持的一方辩护,也要为反方辩护,以训练全面的逻辑思维。

事实上,说话与逻辑理性的运用,并非单凭阅读或写作可以完全训练得到。人类好辩的天性,源自同时活动口舌和脑筋的慾望。西方的口头辩论传统,开启理性文明。一场演讲,同时考验讲者的应变力、记忆力和组织能力,也考验听众的专注力和深层理解能力 - 透过投影片或讲义以书写去传情达意,确是省力,但也失掉这种思维训练的本义。一想到几百年前,学生皆是滴着汗,考上好几个小时的口试,面对考官的尖锐质询,我们似乎没理由去拒绝準备一个小小的口头汇报。读书不一定是苦差,但没有苦楚,全然快乐的学习过程,怕且要到「衣带渐宽终不悔」的忘我境界才能感受得到。寻常学生爱惜肉体多于知识,未臻圣境,免不了吃苦。

而每次与友人谈到,面皮究竟要有几厚,方可于课堂上向讲者发问?所有在华人社会长大的小孩,都怕问错问题,自曝其短。其实,法国学生都热衷发问和讨论,因此沉默的亚洲学生往往叫法国教授头痛不已。儘管如此,部份教授还是带着欣羡的语气,褒扬美国学生有几积极讨论,言下之意是要学生效法美帝。

然而过分鼓励学生自信地发言,也易令学生失去反省能力。年前,有同学在汇报开始后几分钟,忽尔一言不发,及后承认自己根本没有做好準备。究竟要多大勇气才敢真空上阵?近年听说不少法国学生受不住教授的严厉批评。所谓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」,鼓励学生发言,意味着为人师表要多讚赏、少批评。但惯听虚伪的讚赏,自然受不住善意而真实的批评;长此下去易生挫折感。

不耻下问与恬不知耻,属两回事。想要搞清箇中分别殊不简单。

老学混与不耻下问

在香港,大学学费动辄十几万港币,故不少大学生都会申请政府贷款。相反,法国所有大学的学费都由政府补贴,学费并由政府定价,除医科、机械工程等特别学科,公立大学的本科生每年只须付170欧元,硕士生一年学费则为243欧元,几乎是全球最低;值得一提是,海外留学生与本地生的学费,皆一视同仁。




     上一篇:
     下一篇: